首頁 > 日文學習情報 > 日文學習情報 > 【日文情報】留日達人-林泉忠

【日文情報】留日達人-林泉忠

保持虛心 尊重不同於己的價值觀

「果敢迎向新挑戰一窺學術研究的天地

望盡己之力促進台日關係與維護台灣多元價值」

林泉忠在很多地方生活過,若以居住時間超過半年的長度來看,算一算至少就有6∼7個城市,香港、東京、沖繩、波士頓、維多利亞(加拿大)等;尤其東京與沖繩,兩地相加起來約有20年,「 不好意思說獻給日本,但用日語來解釋的話,應該就是『在日本度過了我的青春年華跟歲月』吧。」他在東京度過了攻讀學士、碩士、博士的學生時代,在沖繩的國立琉球大學任教10年,「 東京跟琉球有很大的不一樣,是截然不同的社會歷史、文化風貌,風土人情。在日本的這段歲月,等於我有機會在一個大國的中心唸書,也有機會在比較離開國家中心、甚至可以說是離台灣比較近的琉球教書跟生活。兩地的生活經驗與經歷,對我來說很重要,究竟『日本對我來講,到底意味著什麼』,讓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日本。日本絕對不是我們一般所想像的東京、京都那麼簡單,它有各種的面貌。我從事學術研究直到現在,未來也會繼續下去,作為一個學者,我現在也有研究日本跟琉球,這些都跟我的經歷有直接關係,對我個人來講,如果缺少任何一方,可能我對日本整體的理解就沒那麼深。是琉球的生活,給了我這樣的體會,我也很感謝琉球給我這樣的機會。琉球,在某種意義上,也是我的一個故鄉。」

長時間待在不同的文化中,研究不同史觀、價值觀碰撞與「認同」的林泉忠,最後要給留學生後輩一點建議,「說起來,為什麼知道誰是台灣人,誰是日本人呢?因為有一道看不見的界線在其中,這個界線告訴我,這一邊的是台灣人,那一邊的不是台灣人。當然你可以舉出很多符號來,譬如語言不一樣,舉止不一樣,看問題的觀點不一樣、思想、服裝不一樣,各種說法都有。這些都構成了那道看不見的界線,所以才會有『認同』的情況。但我想說,能不能我們去了日本、去了外國之後,暫時的忘掉我們是從哪裡來的,或者儘量不要去想。這不是說叫你不要自己的認同了。坦白講,我們離開家鄉,到了別的國家,其實對國家的認同一定會自然被強化,特別是在初期,所以不用擔心,你絕對不會完全忘掉你是台灣人。我想強調的只是,我們能不能嘗試不以我們自己的價值觀做為標準,來衡量其他不同的社會,既然去了別的國家,就是希望可以把在台灣不容易遇到的視野帶回來,越虛心,才會吸收更多。這些對我們的人生將會有很大的幫助。」

*文章取自:留日情報華文國際網*